你爹这么年轻,阉了他吧!

你爹这么年轻,阉了他吧!

文/刺猬

这个故事,出自清人曾衍东(传为曾子第67代孙)所著《小豆棚》,又名《小豆棚笔记》,《小豆棚闲话》。

既是“闲话”,道来自然别样诙谐有趣。

01

说,坊间有一姓郑名让的读书人,娶妻马氏。

马氏生性专横,跋扈自私,是个彻头彻尾的暴脾气。

暴到让人头皮发奓胆突突。

一日,一个堪称另类诡谲的念头,还“嗖”的一下子,从她的脑子里蹦出来:

“让,我想和你商量点小事儿。”

“不用商量了,你说了算。”

“多谢官人成全。(此处马氏当面若桃花,盈盈含笑)我想,咱们把你爹给阉了吧。”

郑让顿觉心惊肉跳肝儿颤:“为啥?”

马氏满脸笑意秒变正儿八经,有板有眼,掰着指头做了如下分析:

公公正值中年,身子骨硬朗,万一哪天性致勃勃,再造出个小儿子来,这点家产还不得一分为二?与其被人分去一杯羹,倒不如来个剪草除根,痛痛快快永绝隐患。

儿媳要阉老公公的命根子,大逆不道啊,古今未闻。

郑让自是不从。

不答应是吧?

那好,老娘正手痒呢。

于是乎,掌掴罚站跪搓板,连抓带挠加针扎,十八般武艺全派上了用场。

“周身之针孔、爪痕、烙斑、齿伤多,人时令脱以相示,凡百余处。”

啧啧,心够狠手够辣。

02

郑让这人挺重夫妻感情。

一日夫妻百日恩嘛。

悍妻马氏越来越能作,郑让绞尽脑汁,思来想去,踅摸出一个改造悍妻计划来。

是日,郑让故意当着马氏的面,读起了《石崇传》。

石崇(249-300年),西晋时文学家,大富豪,“金谷二十四友”之一。

及至贾后专权,石崇阿附外戚贾谧。

永康元年,即公元300年,贾后等为赵王司马伦所杀。

司马伦党羽孙秀垂涎石崇宠妾绿珠已久,于是遣使者前去强行索要。

当时,郑让当着老婆马氏的面读的,便是这一节:

绿珠是我的妞,焉能随便给人?

石崇心下不悦,却也不敢太过得罪使者,便把自己的数十个婢妾全都喊出来,任其随意挑选。

使者搭眼一瞧,姹紫嫣红一片,唯独没有绿珠。

便再三相劝,称主上司马大人,点名只要绿珠。

“没门。”

石崇回得很干脆,并下了逐客令,“滚蛋。”

使者灰溜溜回去复命,难免要添油加醋,司马伦勃然大怒,下令捕杀石崇。

灾厄天降,绿珠感念石崇恩情,禁不住泪眼涟涟:“我当在你面前死去,来报答你。”

哽咽说罢,一纵身,跳楼而亡。

读到这儿,郑让看向马氏,拍案叹道:“妇人能这样,就是送一斛珍珠也不多啊!”

言下之意再明白不过:老婆,你呀应该向绿珠好好学习学习,别一天到晚,舞马长枪打老公,有失妇德啊。

马氏一听,当即嘴角一挑:“不就跳个楼吗?有啥了不起的。”

径直走到窗前,拧身抬胯,嗖,还真从楼上跳了下去。

噗通。

啪叽。

堪称万幸,二层木楼,马氏只摔断了条腿。

03

难不成就没人能治得了马氏?

当然有。

马上出场——

话说这年,郑让参加乡试,落榜归家。

半路遇到一美艳少女,不由得怦然心动,便买下做了小妾。

缠绵过后,郑让才开始胆虚:家里那个母夜叉,断然容不下我这新纳小妾,这可咋整?

说来也巧,头疼之际,郑让遇上一个伊姓老者,是福建人。

听闻马氏暴烈如虎,老伊揶揄道:“怕老婆怕成你这样,真够怂的。这样吧,你尽管将人带回家,过些日子我前去拜访,自有办法拾掇你那悍妇。”

郑让将信将疑,战战兢兢,将小妾领回了家。

果不出所料,两人前脚刚进门,马氏就炸了庙。

抄起棍棒,搂头暴打。

打完还不解气,又把郑让关进了茅房,一天一夜。

只准闻味,不准用餐。

打,骂,关,很快,十日过去了……

别说,老伊还真来了,要见郑让。

马氏不准,破口要骂要撵人。

老伊不慌不忙,从袖中摸出一尺长的小棒棒来。

“啪”,照着马氏的脑门就是一下。

马氏登时,跌坐在地。

然后将郑让解救出了茅房。

马氏斜眼瞪着老伊,但打怵那根能让人死去活来的棒棒,没敢吭声。

04

三天后。

毕竟老夫老妻,郑让心软,去看马氏。

马氏故态复萌一声喊,郑让顿惊得膝头一屈,跪了地。

马氏的公爹瞧个满眼,急慌慌去寻老伊相救。

老伊挺着棒棒赶来,哼道:“你这泼妇,不知好歹,看我不戳死你?!”

马氏领教过那棒棒厉害,自是怕的够呛,忙不迭认错,并信誓旦旦,从今往后再不打老公了。

又过了些时日,老伊有事要走了,担心马氏反复,就将那棒赠予郑让。

道:“她要不听话,你就打她一棒,保管她老老实实,乖如小猫。”

幸运的是,有了棒在,马氏彻底大变样,与从前判若两人。

妻妾公婆亦平安相处,再没生啥事端。

05

老伊所赠之棒,究竟是个啥玩意?

作者清人曾衍东在《小豆棚·郑让》文末,给出了这般神乎其神的解释:

老伊是个狐侠,老狐狸精,那棒乃周文王后妃娘娘的浣衣杵,是个神物。

敢情,悍妻撒泼,连仙妖都看不下眼,前来救场了。